集团新闻

保壳倒计时!这家ST公司再度面临绝境,黄光裕胞兄出手

发布日期:2019-10-10    

*ST金泰上市18年来四度陷入 保壳 危机。身为黄光裕胞兄黄俊钦旗下公司,公司身世显赫,但上市以来,却一直在 保壳 路上跌跌撞撞。

每当公司面临绝境,均是控股股东新恒基投资及时出手,将公司从退市边缘拉回。2017、2018连续两年亏损,今年公司又到 保壳 年。早在2019年年初,公司开始运作收购福建一家公司,改善公司业绩,但8月份双方未谈拢,收购终止,9月底,老东家新恒基投资又出手了,这次是要注入位于济南的一家制药企业。

如今到年底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留给*ST金泰腾挪的时间不多了。10月9日,证券时报 e公司记者到*ST金泰总部及标的企业一探究竟。

闹市区里的老建筑

近日,*ST金泰披露将收购控股股东新恒基投资持有的济南金达药化有限公司100%股权。简单来讲,是新恒基投资将优质资产注入,实现 保壳 ,这也是年内公司第二次试图通过并购方式 保壳 。

金达药化注册地址位于济南市洪家楼西路29号,生产厂区位于济南市章丘区龙泉路6121号。

恰巧,*ST金泰的注册地址同样位于济南市洪家楼西路29号。公司东侧不远是大润发、银座超市、山东大学老校区,斜对面还有新开业的印象城。此处,正是济南人气旺盛的洪家楼商圈。

在花园路与洪家楼西路交叉口西北角,10月9日上午,证券时报 e公司记者找到了地图上定位的金泰大厦。不同于其他上市公司的办公区域,金泰大厦沿街周边是火锅店、羊汤馆、奶茶店以及各种宾馆。

从一处楼宇开口处进入,看到隐藏于沿街建筑背后的 山东金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牌子。办公楼共三层,红瓦白瓷,颇有年代感,上面印着 团结严明 高效务实 八个红色大字。大门口两侧不远各有两处广告,左侧是培训学校,右侧是健身房。

铝合金的大门敞开着,蔓生绿植盖住了部分位于门口上方的公司牌匾。门口处无人值守,贴着要求员工按时打卡上下班、做好消防安全的通知。

我们现在都忙着呢,都在章丘那边。 9日上午10点半左右,证券时报 e公司记者打通公司证券部电话,试图采访公司重组事宜,一名工作人员婉拒。

在三楼靠近楼梯处一个房间内,记者找到了刚才回电话的证券部工作人员,正守在电脑旁。她介绍, 金达药化注册地址最早在这儿,一直没有变更,现在都在章丘。 并再度拒绝记者采访, 董秘也不在,以后吧,现在是最忙的时候。

黄老板 的金达药化

虽然公司拒绝采访,但 忙 是真的。毕竟,今年又是公司 保壳 年。

金达药化生产厂区位于章丘,所以公司上述证券部人员说都在章丘忙着。10月9日,证券时报 e公司记者来到金达药化厂区地址,此前该处一片荒野,近年刚刚发展起来,路对面是章丘区新建的气派的汽车站,再往南是正在扩建的章丘火车站。

如同*ST金泰办公楼一样,这里的建筑也很古旧,正冲大门位置是三层黄色主基调的小楼,门卫处的电子显示牌上滚动播放着 我公司生产装置处于正常运行状态,无特殊作业 以及优秀员工名单等字样。

当时恰好中午12点,身穿统一制服的员工从生产区走出到餐厅吃饭,有的吃完后聚在厂区内部阴凉处休息。

厂区年代很久了,现在有200来人,被北京新恒基买了,都是人家的 黄老板 的,黄光裕的哥哥,很有名啊。 厂区的一名门卫在此工作十几年,操着章丘本地口音,他较为了解公司的情况,他介绍公司的建筑已有约20年。

天眼查显示,金达药化成立于1992年,今年9月26日金达药化变更了公司的经理、董事、监事,股东由同为黄俊钦控制的北京百奥科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新恒基投资。公司营业范围为制造、自销原料药、医药中间体,以及进出口业务和医药技术咨询、转让等。

新恒基投资注册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1亿元,黄俊钦儿子黄宇和黄俊钦各出资80%、20%,新恒基投资持有济南金达药化有限公司100%股权。*ST金泰和金达药化都属于黄俊钦资产帝国中的一小部分。

上述门卫还介绍,金达药化的经营情况还不错。金达药化官网显示,现有二十个原料药品种通过中国GMP认证。呋喃唑酮、丹曲林钠、呋喃西林分别于1998年8月、2004年11月、2007年9月通过美国FDA现场审查认证。卡洛芬、呋喃妥因、曲司氯胺等品种已经提交DMF/EDMF文件。

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金达药化去年净利为678万元;今年1-8月营业收入为4726.93万元,净利润1293.38万元;截止到8月31日,公司总资产为7858.04万元,所有者权益为5405.75万元。

刚刚并购失败

金达药化是*ST步森今年第二个试图并购的对象。

2017年、2018年,*ST金泰连续亏损。2018年公司营收不到千万,只有545.33万元,同比下降78.06%,归母净利为亏损1015.98万元;2017年,公司亏损636.58万元;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只有231.8万元,归母净利为亏损595.54万元,和2018年相同,公司主营依旧是房屋租赁和互联网接入业务。

根据《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4月2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或者2019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继续低于1000万元,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8年年报被出具非标,原因是公司不能按规定履行纳税义务,职工的薪酬和社保费未按时发放和缴纳,拖欠职工的薪酬以及欠缴社保费、税款及滞纳金合计8659.10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累计亏损4.19亿元。

为了 保壳 ,*ST金泰从年初就开始运作。

2月12日,公司与福建麦凯智造婴童文化股份有限公司18名股东签署了《股权收购框架协议》,公司拟筹划采用现金方式收购标的公司51%股权。麦凯智造业绩不错,双方约定,承诺标的公司在2019-2021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52亿元、0.63亿元、0.75亿元。

其间,公司多次公布并购进展,不过,在8月9日,公司披露公告项目终止,和并购目的方面未谈拢。

也就是说,金达药化是未来三个月内*ST金泰的救命稻草,如果成功装入上市公司,将使得公司拥有主营业务,实现扭亏为盈,成功 保壳 。

42个涨停板与四度 保壳

*ST金泰的历史颇具有戏剧性,从2001年上市起就很 不平凡 ,是济南上市公司中的 老大难 。

2002年,上市仅一年后,第一大股东由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试验厂青年化工厂变更为济南金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03年,新恒基投资接手,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07年,公司公告要装入新恒基221亿元资产,创造了42个涨停板,黄俊钦个人财富一度直逼1488亿元。

不过,公司的业绩却和历史不相称。

2002年,上市第二年,公司巨亏1.36亿元,2003年持续亏损,2004年,公司通过股权转让、获取投资收益等方式扭亏为盈,成功 保壳 。

2005年、2006年,公司连续亏损。2007年,股东北京新恒基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出手,通过债务重组的方式实现债务重组收益2916.98万元,扭亏为盈,实现二度 保壳 。

2010年至2012年,山东金泰连续3年亏损,上交所决定自2013年5月14日起暂停山东金泰的股票上市。为了让公司再度 保壳 ,公司于2013年8月在香港成立全资子公司金泰集团国际有限公司,开展黄金珠宝贸易业务,并成为公司主营。2014年8月6日,*ST金泰在上交所恢复上市。

靠着黄金珠宝首饰业务,*ST金泰度过了四年的好时光,从2013年到2016年净利为正。

2013年到2017年,公司黄金珠宝首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31亿元、20.24亿元、6.35亿元、2.83亿元、1696.86万元。

2018年度,公司的黄金珠宝首饰业务遭到媒体质疑,媒体质疑公司客户与供应商之间存在自买自卖等不具备商业实质的交易行为,随后公司也收到的上交所的问询函。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公司对媒体的质疑进行了否认。不过,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公司停止了黄金珠宝首饰业务,营业收入为0。

没有黄金珠宝首饰业务的加持,主营业务丧失的*ST金泰亏损两年后,第四度来到 保壳 年,这戏, 黄老板 这次的方法还会像此前一样见效吗?如果 保壳 成功,公司又能否实现持续盈利?